恋戬想要咕咕咕

渣反ABO 4

洛冰河听见竹舍里只有沈清秋平稳的呼吸声,淡淡的茶香也从有些抗拒到完全软下,他推开竹门脑子里想的完全都是前几日在画本中师尊分化时的样子


精致的脸庞染上喘Ⅻ息的红色


嘴边因难耐而流露出的涎*水


微红的眼角


有些混乱的衣物



而现实是自家师尊安安稳稳的睡在床上,甚至还贴心的给自己盖了被子


感觉到房间里似乎走进来了一个人沈清秋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眼睛“冰河?”


洛冰河连忙上前去抱了抱沈清秋,并散发了自己的信箱来安抚刚刚分化的沈清秋“师尊”


沈清秋把脸往枕头里蹭了蹭重新闭上眼睛问道“什么味道的”


竹舍内充斥着竹叶茶的清香与桃花酿的香甜,洛冰河轻轻撩起开沈清秋的一丝青丝,清凉又细腻的触感弄的洛冰河有些发痒“是师尊平日里素爱的竹叶茶”


沈清秋睁着眼睛也看到了洛冰河满脸的幸福和笑意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刚拿到了糖的孩子,心里对自己的分化成果也是相当满意,写了点挑逗之心,便问道“是乾元吗”


洛冰河被自家师尊这么一问,倒是愣了一会,随后才反应过来笑道“是,师尊是乾元”


沈清秋笑着答道“那你是坤泽?”


洛冰河端了杯热水过来 “既然师尊是乾元,那弟子便是坤泽”


沈清秋对自家徒弟的情话指数一向是相当满意的


毕竟谁家种马男主的撩人点数不是满的?


那就肯定不是一个合格的种马男主!



苍穹山上,12位峰主都齐聚于此气氛又是压抑又是沉重


齐清妻实在受不了了,这种气氛一拍桌面“不就是分化了吗?大不了把有他们信香相似的东西全部找来!结界一开继续过日子”


开结界???


你怕不是不知道洛冰河有男主光环,漠北有瞬移挂


沈清秋自己都不敢想象,如果这结界一开洛冰河八成就是天天爬窗


而且,他敢肯定这一开洛冰河又是相当没有安全感,会比以前更加频繁地找自己


沈清秋用扇子挡了挡脸“还是算了吧?”齐清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木清芳也回了一句“之前也不是没试过,要能拦住就好了”


沈清秋一脸震惊的看着木清芳


你们背着我都干了啥?!



好吧,我知道这一篇是真的短小,但是十分钟打完这么多,我已经不容易了!等周末回来,阿布等军训回来看看能不能有时间更新?





请假条

那个,我明天就要去学校进行军训了,所以就没有办法更等周末开始更,因为是高中,所以只能周更了


渣反ABO

一场奇怪的病毒从京兰城传了出来立刻席卷了整个世界


一时间,众多医者绞尽脑汁,但却无能为力,虽然说是病毒,但是对大家的影响都不大,只不过很多人都开始分化出自己的第二个性别


沈清秋在十二峰聚餐的时候听木清芳说了此事,他和尚清华瞬间对了个眼神


沈清秋(这NB的设定不是ABO吗?)


尚清华(我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加的设定)


沈清秋(你个无良作者)


木清芳看这两人好像知道些什么,连忙问道“沈师兄在古籍里看到过吗?”


沈清秋一时语塞


总不能告诉你我以前还看过这类型的文吧!


等等,我之前是不是在洛冰河的什么书柜上看过?


沈清秋认认真真思考了一下“好像是有的,不过也是在之前看的一些不入流的野史上”


木清芳立刻拿出了白纸和笔,向沈清秋认认真真的点了个头“沈师兄,你说一下你记得的吧”


……


不要这么认真啊喂,话说你从哪里掏出的笔和纸啊?你这是随身携带吗?为什么这么有一种审判的感觉?


吐槽归吐槽,沈清秋还是说起了他熟悉的ABO设定“大约是分为ABO三个层次”


木清芳认认真真的在纸上飞速地记录着“嗯,确实有三种状态”


虽然沈清秋相当清楚这种设定,但是a和o的特殊情况实在是太过于难以切齿有为人设,于是,他立刻愉快的甩锅“尚师弟之前好像跟我一起看的细枝末节,我就不太记得清楚了”


尚清华差点把手中的瓜子扔了出去,见其余的人全部把目光注视向了自己,只好硬着脸皮说下去

“啊,这个A一般能力比较强,也有特定的敏感期哎,这个敏感期就是…”


木清芳感觉有点不对,沈清秋立刻出手制止“这个就不用解释了”


柳清歌下意识问了一句“为何?”


柳巨巨!!你不要把好奇心用在这个上面啊,你知道会砍死他的


尚清华果断病不怕死地解释了一句“就是男女之事”


好吧,虽然他解释了相当含蓄,但都是活了很久的老油条都是听懂了的,就连柳大直男认认真真思考了好一会,也反应过来了


木清芳点头示意尚清华继续说下去


尚清华看着时间眼看大王也快来了,现在说下去应该也不会被瓜兄拿过去揍“O的话也有相应的发情期,O一生只能认定一个a,但是a能认定很多个O”


木清芳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就是说ao无论性别都可以在一起”


尚清华“对,而且在他们的特殊时期,还会散发出属于自己的味道”


沈清秋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的目光突然聚集向了自己


……


在场又不止我一个有对象!!!你们看尚清华,他也有对象!!他也是个有对象的!!!!你们不要只看我好吗?!


散会之后尚清华又不知道被缠着问了多少个问题沈清秋直接无视了他求救的眼神,心情愉快的向清静峰走去,虽然现在苍穹山派已经有不少弟子感染上了ABO设定,但是好在自己还没有感染上洛冰河那种种马男主1000%是个a,如果自己分化了,都不知道老腰还能不能健在


想到这里沈清秋伸了个懒腰,洛冰河前两天又因为叛乱的事情走了两天所以他这两天过的极其神清气爽,腿不疼腰不酸


刚走进竹舍的大门,他就明显的看到窗帘后面站着一个人,虽然这换成别人会觉得非常的惊悚,但是当他看到窗帘后面流露出那一小根黑棕色的头发时


沈清秋此时再次心疼一遍远在外地勤勤恳恳的洛冰河的属下


你们老大又跑回来了,我能怎么办?


沈清秋不装作不知道哦死的坐上了床,刚一上床洛冰河就瞬间靠了过来,两只手臂抱住了沈清秋的腰,靠近沈清秋白暂的耳尖“师尊想我了吗?”沈清秋见他靠这么近,弄得耳朵都被他的声音弄得有点发震,连忙用折扇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嘴,嘴角不自觉的上扬“想啊”

洛冰河听到后仿佛吃了一颗蜜糖,轻轻蹭了两下沈清秋“最近病毒的是师尊,听说了吗?”


哦豁


这小狼崽子又想伸狼爪了


沈清秋装着着正经的说道“听说了”


洛冰河在外地早早听别人一直在炫耀自家的伴侣自从分化成了O后是多么的顺从,婚后的各种各样幸福生活等等,着急的又把沈清秋抱紧了一点“那师尊可别染…”


小狼崽子野心不小哈,闭着眼睛都能看出来!


沈清秋笑了一声“今早你木师伯替我检查过了,已经染上了”


洛冰河立马接了一句“那弟子定当好好陪着师尊养病”话语里虽是安慰的意思,但是语气怎么听怎么都像相当期待


沈清秋笑眯眯的来了一句“为师是A哦”


洛冰河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蹭了蹭沈清秋安慰道“师尊是o也没什么,弟子听说好多有道侣的都是,等等师尊,你刚刚说”


“是A呢”




“怎么为师是a你不高兴吗?”


“高,高兴”


沈清秋看着洛冰河逐渐呆滞的眼神,实在忍不住了,笑了出来







这一天是我新开的一个ABO文,但是车这种东西应该是一笔带过(没错,就是这么绝情)然后置于信息素的味道,嗯嗯,还是你们帮忙出一下主意吧,因为我怕我想到什么?沙雕的信息素,比如说米饭辣条拉,百事可乐啦,路线依然是沙雕甜文,我这种人虐一般是不可能的


之前这篇好像是被人举报,还是被删除了,有点忘,我觉得我写的挺清水的,所以不要误以为我一天更了两篇,那基本上是不存在的(骄傲)


渣反ABO 3

清晨,沈清秋突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酒香和茶香交融在一起产生了一种有些甜腻的味道,但是沈清秋实在是舍不得睁开眼睛,感觉身子总有一些疲倦的感觉,就想把自己整个都融入柔软的大床里,微微睁开嘴嘟囔道“冰河…”

嘟囔了几句没有回应之后,沈清秋只好揉了两下眼睛坐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洛冰河也刚好端着早饭走进来了,看见沈清秋坐起来看了他一眼,又迷迷糊糊的躺了回去


洛冰河只好把手中的粥放到一边,轻轻地摇了两下沈清秋“师尊,该起床了”


沈清秋突然把被子一拉,翻了个身明显是不想理洛冰河的样子


生活了这么久,洛冰河也知道他家师尊其实是喜欢赖床的,但是碍于面子,所以一直都早起


“师尊再不起早餐就凉了”


沈清秋被洛冰河拉着坐了起来更衣有些软绵绵的趴在洛冰河的身上迷迷糊糊的嘟囔道“冰河,你喝酒了?”


洛冰河一边给他整理着衣服一边回答“弟子不曾喝酒”


沈清秋把头埋在洛冰河的肩上“可是你身上的酒味好重…”


酒味???


洛冰河一把拉开沈清秋“师尊,你闻到了酒味?”沈清秋还没睡醒,眼前更是一片朦胧,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嗯,嗯嗯”


洛冰河尝试把自己桃花酿的信香慢慢的散发出去,突然闻到一股醇厚的茶香与自己的信香,慢慢的在空气中交融,充斥了整个竹舍


沈清秋突然感觉到金丹有一阵刺痛,双手紧紧地捂住肚子,慢慢的弯下腰去


洛冰河见这个样子,就大致猜到自家师尊应该是要开始分化了


立刻更加小心的散发着自己的信香,用桃花酿的香气安抚着沈清秋的不安,又不敢散发太多


毕竟在他人分化的时候,给他闻过多强势乾元,的信香,说不准就分化成了乾元


那就真的难搞了


洛冰河慢慢的抚摸着沈清秋的肚子,小心翼翼地把沈清秋扶上了床


“出…去”沈清秋强忍着羞意,洛冰河看他这个样子,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乖乖地关门出去


沈清秋躺在床上欲哭无泪的望着天花板


为什么我昨天才说我自己身体好今天就要分化?这是什么鬼东西?


还有这个分化


不是说要情到深处才能分化吗?


小说都是骗人的!


来一个坤泽来个坤泽


如果分成了中庸或者乾元,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死


那洛冰河的技术肯定又比往常差了不止一两倍


天要亡我


乾元应该可以技术好一点吧


吧…


唉,早知道昨晚就应该让洛冰河把那些东西全部丢掉


老天啊!


给个机会


你怎么不让我魂穿到柳清歌那种身强体健的身体里呢?!


虽然好像是我自己作出来的


啊不行,大姨妈痛!


痛痛痛痛!!!!!


渣反ABO2

“瓜兄,前两天大王又揍我了,你看”


沈清秋不忍直视尚清华又红肿了不少的嘴角,咬了一口洛冰河上午给他准备了糕点安慰道“早该习惯咯”


尚清华也拿了一块沈清秋桌面上的糕点“你也吃这个啊,我家大王最近也天天给我吃”


沈清秋用扇子遮住嘴巴打了个隔“对啊,吃了好多了”


正巧木清芳拿着单子从旁边走过,看了一眼两人手中的糕点,突然从后面拍了拍沈清秋的肩“沈师兄分化第一次要注意点”


??????


木清芳见两人都是满脸的茫然,默默的拿出了那些有利于分化的一张单子“吃这些用这些比较容易分化,你们自己注意点”


沈清秋一边对着单子检查,一边回忆这两天洛冰河把竹舍重新装修一下了一下


唉,毕竟房子这种东西住着舒服就好,其他的东西管他怎么改?但是看着单子上是一条一条有利于分化的东西


嗯,怎么感觉有点眼熟?


“师尊,我错了”洛冰河正在苦兮兮的抄着厚厚的宗卷,别人家对自家老攻的惩罚都是什么跪榴莲跪键盘不能上床睡觉之类的


对此,沈清秋表示让洛冰河不上床是不可能的,现实不让他上床,你有想过梦中我的老腰有多么惨吗?呵,男主


洛冰河一边抄着宗卷一边偷偷的望向沈清秋“师尊真的闻不到什么吗?”


沈清秋很认真地闻了闻,空气中真的什么味道都没有,直接说道“为师真的闻不到”


“但是,但是尚…师伯都分化成坤泽了”洛冰河咬了咬笔头沉思道


等会!


打飞机他分化了???虽然我怼她分化成了这个没什么意见,但是今天下午不才好好的吗?怎么就分化了?要留我一个在原地坚守吗?!


沈清秋立刻看向洛冰河“他分化了?”


洛冰河点了点头“听漠北说是吃完晚饭之后尚,师叔突然感觉身体很不舒服,然后就分化了”


这么草率的分化???在饭里下药了吗?吃了顿饭就分化!别人不都是什么情到深处突然分化吗?你这是不是有点草率?


洛冰河很认真地想了想“他用的东西还不如师尊的,怎么会比师尊还快?”


……


小狼崽子!


这几天的饭你是不是都给我下了能催化的药!


洛冰河刚抬头就看到沈清秋一脸不可置信的眼神就连旁边的手都想去拿扇子给他一扇,连忙扑过去“师尊不是的!”


你说


我看你还能解释出花来


洛冰河红了一下脸,把脸埋在沈晴秋的怀里“都说有乾元标记过后别人就知道有家室了”


敢问这天下谁听到我的名字,还以为我是单身?


还家室,还别人


自己数数我单个人出去的时间有多少好吗?!


心里没点ABC数


沈清秋猛地一把扇子就往洛冰河头上敲了一下“怎么,喜欢坤泽?”洛冰河怕沈清秋真的误会了他的意思,连忙把头伸了过去任他敲个够“不是的,只是听说坤泽被标记时不会太难受”


哦豁


言下之意就是只要我分化了,你就一定要标记是不是?


小狼崽子你是不是盼着那个发情期?!我告诉你,只要我身体够好!



就感染不上这个玩意!!







冰妹的话,我觉得正经一点可以用桃花酿的香味,不要问我那是什么味道,其实我也没闻过两次,我觉得有点像果汁,但其实是一种酒,感觉就很像冰妹啊,这么远看就很受,其实他是攻,好吧,其实就是沈老师看起来是很可爱很贴心的,但是,他终归是一种酒,也是很有杀伤力的


所以那些说冰妹妹只会嘤嘤嘤的给我现场炸裂!别人的可爱也不是给你看的!嘤也不给你嘤


其实,沈老师的我还没有想好并妹的,反倒先想好了,主要是因为我觉得沈老师虽然是很闲,但是还有他的吐槽啊之类的,所以他的信息素我觉得还要再想一想


(言下之意就是你们给我留评论,想办法,不然我给你辣条都弄出来啊!哎,等等,好像可以的样子)


渣反ABO

一场奇怪的病毒从京兰城传了出来立刻席卷了整个世界

一时间,众多医者绞尽脑汁,但却无能为力,虽然说是病毒,但是对大家的影响都不大,只不过很多人都开始分化出自己的第二个性别

沈清秋在十二峰聚餐的时候听木清芳说了此事,他和尚清华瞬间对了个眼神

沈清秋(这NB的设定不是ABO吗?)

尚清华(我也不记得什么时候加的设定)

沈清秋(你个无良作者)

木清芳看这两人好像知道些什么,连忙问道“沈师兄在古籍里看到过吗?”

沈清秋一时语塞

总不能告诉你我以前还看过这类型的文吧!

等等,我之前是不是在洛冰河的什么书柜上看过?

沈清秋认认真真思考了一下“好像是有的,不过也是在之前看的一些不入流的野史上”

木清芳立刻拿出了白纸和笔,向沈清秋认认真真的点了个头“沈师兄,你说一下你记得的吧”

……

不要这么认真啊喂,话说你从哪里掏出的笔和纸啊?你这是随身携带吗?为什么这么有一种审判的感觉?

吐槽归吐槽,沈清秋还是说起了他熟悉的ABO设定“大约是分为乾元,中庸,坤泽三个层次”

木清芳认认真真的在纸上飞速地记录着“嗯,确实有三种状态”

虽然沈清秋相当清楚这种设定,但是乾元和坤泽的特殊情况实在是太过于难以切齿有为人设,于是,他立刻愉快的甩锅“尚师弟之前好像跟我一起看的细枝末节,我就不太记得清楚了”

尚清华差点把手中的瓜子扔了出去,见其余的人全部把目光注视向了自己,只好硬着脸皮说下去

“啊,这个乾元一般能力比较强,也有特定的敏感期哎,这个敏感期就是…”

木清芳感觉有点不对,沈清秋立刻出手制止“这个就不用解释了”

柳清歌下意识问了一句“为何?”

柳巨巨!!你不要把好奇心用在这个上面啊,你知道会砍死他的

尚清华果断病不怕死地解释了一句“就是男女之事”

好吧,虽然他解释了相当含蓄,但都是活了很久的老油条都是听懂了的,就连柳大直男认认真真思考了好一会,也反应过来了

木清芳点头示意尚清华继续说下去

尚清华看着时间眼看大王也快来了,现在说下去应该也不会被瓜兄拿过去揍“坤泽的话也有相应的发情期,一生只能认定一个乾元,但是乾元能认定很多个坤泽”

木清芳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就是说乾元坤泽无论性别都可以在一起”

尚清华“对,而且在他们的特殊时期,还会散发出属于自己的味道”

沈清秋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的目光突然聚集向了自己

……

在场又不止我一个有对象!!!你们看尚清华,他也有对象!!他也是个有对象的!!!!你们不要只看我好吗?!

散会之后尚清华又不知道被缠着问了多少个问题沈清秋直接无视了他求救的眼神,心情愉快的向清静峰走去,虽然现在苍穹山派已经有不少弟子感染上了ABO设定,但是好在自己还没有感染上洛冰河那种种马男主1000%是个乾元,如果自己分化了,都不知道老腰还能不能健在

想到这里沈清秋伸了个懒腰,洛冰河前两天又因为叛乱的事情走了两天所以他这两天过的极其神清气爽,腿不疼腰不酸

刚走进竹舍的大门,他就明显的看到窗帘后面站着一个人,虽然这换成别人会觉得非常的惊悚,但是当他看到窗帘后面流露出那一小根黑棕色的头发时

沈清秋此时再次心疼一遍远在外地勤勤恳恳的洛冰河的属下

你们老大又跑回来了,我能怎么办?

沈清秋不装作不知道哦死的坐上了床,刚一上床洛冰河就瞬间靠了过来,两只手臂抱住了沈清秋的腰,靠近沈清秋白暂的耳尖“师尊想我了吗?”沈清秋见他靠这么近,弄得耳朵都被他的声音弄得有点发震,连忙用折扇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嘴,嘴角不自觉的上扬“想啊”

洛冰河听到后仿佛吃了一颗蜜糖,轻轻蹭了两下沈清秋“最近病毒的是师尊,听说了吗?”

哦豁

这小狼崽子又想伸狼爪了

沈清秋装着着正经的说道“听说了”

洛冰河在外地早早听别人一直在炫耀自家的伴侣自从分化成了坤泽后是多么的顺从,婚后的各种各样幸福生活等等,着急的又把沈清秋抱紧了一点“那师尊可别染…”

小狼崽子野心不小哈,闭着眼睛都能看出来!

沈清秋笑了一声“今早你木师伯替我检查过了,已经染上了”

洛冰河立马接了一句“那弟子定当好好陪着师尊养病”话语里虽是安慰的意思,但是语气怎么听怎么都像相当期待

沈清秋笑眯眯的来了一句“为师是乾元哦”

洛冰河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蹭了蹭沈清秋安慰道“师尊是坤泽也没什么,弟子听说好多有道侣的都是,等等师尊,你刚刚说”

“是乾元呢”


“怎么为师是乾元你不高兴吗?”

“高,高兴”

沈清秋看着洛冰河逐渐呆滞的眼神,实在忍不住了,笑了出来





这一天是我新开的一个ABO文,但是车这种东西应该是一笔带过(没错,就是这么绝情)然后置于信息素的味道,嗯嗯,还是你们帮忙出一下主意吧,因为我怕我想到什么?沙雕的信息素,比如说米饭辣条拉,百事可乐啦,路线依然是沙雕甜文,我这种人虐一般是不可能的

假如冰妹有后宫,番外


不大不小的双湖城内突然聚集满了各类高人和各类仙门,一家小茶馆内也是挤满了人闹闹腾腾的

沈清秋随手在一旁的店铺里买了点胭脂抹在脸上装老刚走过一个茶馆,突然听到一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卢六给几位老兄弟递上了一碗热茶,寒暄道“哟,兄弟几个也来凑这热闹?”

   那人嘟囔道“我也不想啊,谁知前两个月就约好了一起来这见面一到这时期,便这么多人”

   卢六絮絮叨叨的说“你还真不知道啊!”

  沈清秋听到这里不禁凑了过来,没想到却被认了出来,卢六立刻喊了一句“绝世先生?你也来了?”

  沈清秋听到熟悉的称呼,不禁内心扶额,只能含糊的答应了几句

  那人拍了拍桌子“继续说啊,到底为什么这么多人”

沈清秋也往这边靠了靠,卢六知道他有听下去的心思,也帮他多拿了一把椅子

     卢六喝了口茶,仿佛酝酿了一下说道“这还不是因为陈府又闹鬼了”

     沈清秋扇了扇扇子“这不过陈府闹鬼,怎么能请得起这么多人?”

      卢六道“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次任务被沈青鸾和洛宠秋拿去了”

     沈清秋憋着笑意,用扇子挡住了自己下面那将近抽搐的嘴“哦?沈青鸾?洛宠秋?”

     众人听到沈清秋“不认识”这两个人都震惊了“绝世先生您这是闭关了多久啊,这么两个大名人都不认识”

    

不认识你个鬼头

 

 

    我自己肚子里跑出来的


     沈清秋虽然内心狂笑到捶地,但是脸上依旧装作一片茫然的样子,卢六见他好似真的不认识,便如说书先生一般晃了两下手“这两位是沈清秋和洛冰河的儿子和女儿,可谓是集千万宠爱于一身”

      一旁的兄弟忙补充道 “可不是吗?四个大派,两个宠着”

      卢六拍了一下桌子“哪啊!这沈清秋与大师教好是三个派!”

      

哎呦


我都不知道两个熊孩子这么厉害呢?


   沈清秋看了眼时间道“那也应该只有三个派的人来,怎么又有其他的人?”

     卢六把声音悄悄的放小,但这更引得一桌的人都像他那儿凑了过去“这些人啊,都是冲着沈青鸾和洛宠秋去的”

     一个人发出了疑问“两个小毛孩子有什么好关注的?再优秀也不是自己家的”

    卢六把声音放得更小了点“这其他门派啊,有的是想放出点优秀弟子把这沈青鸾收了”

     沈清秋发出了搞事情的声音“那是沈青鸾长相如何啊,不然怎么配得起优秀弟子?”

     卢六看了眼沈清秋“据说是位长得和沈清秋很像的冰霜美人,似乎连习性都像”

    沈清秋笑得扇子都有点挡不住了,还故作高冷道“那为何到现在都没有婚配?”

   卢六又拍了两下桌子,似乎有点惋惜的语气“绝世先生,你这闭关的实在是有点久了,这想送去的婚配沈青鸾男子和婚配洛宠秋女子那是一波接着一波啊”

     沈清秋忽然感觉袖子被拽了拽,低头便看见刚刚被众人议论的亲生女儿,沈青鸾小声的对他说“爹爹,柳叔叔要来找你回去了”

   沈清秋擦了两下脸“你跟你柳叔叔说,爹爹不会死在外面的”

   沈青鸾看了一下四周,把沈清秋展开的折扇拿了过来,遮住了半张脸说“柳叔叔就在门外了,齐姨姨说您再不回来就要处理师门了”


真是亲同门啊!!


“沈清秋!你都当两个孩子的爹了,能不能安分点?”齐清萋拍的桌子一震,沈清秋被他这唬人的气势吓了一跳,洛宠秋把刚泡好的茶往前面一推“齐姨姨就别吓爹爹了”

齐清萋接了茶,抿了一口还不忘损沈清秋一句“看看!儿子都比你懂事”

沈清秋被他呛得脸一红折扇一展递给宠秋一个眼神“你阿姐呢?”


洛宠秋身为一个从小历经沧桑的孩子深知父亲和爹爹的套路,头也没抬的摆弄茶具“父亲还在准备晚上的花灯会,爹爹一会儿过去就好”


沈清秋实在受不了齐清萋藐视的眼神,连忙解释道“不不,我问你阿姐”


洛宠秋想了一想“应该是在挑新衣服吧”


等等


谁给她付钱?


沈青鸾相当成功的遗传了沈清秋出门不带钱的坏习惯,平日里不是洛冰河付钱就是他弟洛宠秋付钱,柳清歌付钱也是常有的事,但是,这次柳清歌又在这里,洛冰河又给他去准备花灯会了,哪里会管女儿?亲儿子又在眼前


齐清萋拿上一沓银票就准备走出去,沈清秋连忙拦住他“师妹干嘛去?”


齐清萋一脸看熊孩子一样的表情看着他“去把你女儿赎回来”


柳清歌抬头看了他们一眼“不用,掌门带她去挑的”


齐清萋感叹道“这打小这么宠,以后叛逆了可怎么办?”


洛宠秋乖乖的替自家阿姐说话“阿姐性格随爹爹应该不会叛逆”


齐清萋立刻发出了搞事情的声音“我告诉你,你爹干的事情可厉害了,什么当着全天下人的面衣冠不整啦”


沈清秋当即立断喷出了茶,随手拽了身边的一块手帕擦了擦嘴,尴尬的咳了咳“师妹好汉不提当年勇”


齐清萋翻了他一个白眼“你那是真的勇”


洛宠秋也表示相当淡然,因为亲生父亲和亲爹爹在全天下的人面前秀恩爱也不是少数,况且他们的知名度那也是相当的高,什么半路有人把他拦下来问他是不是洛冰河和沈清秋的孩子也不是少数


柳清歌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要到约好的时间了,带他们俩去吧”


他们到达陈府时,府外的各类高人和名门也聚集了不少,虽然之前都是来凑热闹的,指不定能捞到金龟婿呢?或者捞到千金呢?


来接待的是陈老爷的儿子,他成功继承了亲爹的“桃花运”以及一身招鬼的好本事,对于沈清秋的到来可谓相当期待

“仙师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连着一股浓浓的NPC台词都顺顺利的遗传了他爸甚至没有丝毫改动,虽然这陈老爷的儿子也算是年轻,但是怎么也摆脱不了一脸的猥琐样,站在一旁的貌美少女也是哭的梨花带雨,一脸受尽委屈的样子


沈清秋倒是真看不下去了,毕竟这场面是着实的辣眼睛,见了两面之后,就带着亲生女儿走进房间去休息了,留下贴心小棉袄洛冰河和经历沧桑的洛宠秋和陈老爷了解事情起因经过结果


沈青鸾百分无聊的摆弄着手里的法器“爹爹那女子一看就是魔变的”


沈清秋躺在床上装死,对于这种没有智商的反派,也不是见了一次两次了看了一眼亲生女儿“这次有两个,你要那个女子?”


沈青鸾半趴在桌子上把法器丢到一边又拿起了黄符纸,用朱砂在上面乱涂乱画“嗯…看起来像蜘蛛精”


沈清秋看了一眼之前委托上说那些被茧刑包裹而死的人“看起来是,你也小心点”


沈青鸾白了他一眼,露出了自己手上挂满着的法器“爹爹,你应该说说父亲”


说不动,别指望你爹


那也不能让你亲生女儿带着千斤重


沈清秋实在受不了亲生女儿一脸爹你怎么可以这样的眼神的说了声“你弟不也挂了不少法器”


沈青鸾把自己手上的法器一件一件拿的下来“他早拿下来放一边了”


说到这时,洛冰河和洛宠秋也寒暄完毕,走了进来


沈清秋连忙递给了沈青鸾一个眼神,沈青鸾立刻把袖子一回带动那一堆法器往床上一扔,沈清秋用被子把那些东西一裹,两父女一副淡然的样子,坐在了床和椅子上


好一副与世无争的冰霜高冷


这逼格!遗传的


洛冰河默默的走过去给沈清秋揉了揉腰“师尊,都查好了,一个是魔,一个是怨灵”沈清秋伸了个懒腰“那走吧,和他们一块去”

“唉…不能自己去吗?”沈青鸾有些失望的抓了一把洛宠秋的头发,并熟练地编起了小辫子

洛宠秋扫了一眼自家亲姐空荡荡的手腕,随手就把自己手上备用着的法器放在桌上“不然呢?第一次你还想自己一个人去”


沈青鸾(眼神交流)〔诶,弟啊他们在的话,我就不能趁着打完的时候去多买一份小牛杂了〕


洛宠秋〔你记得上次你吃手抓饼然后发现是老爹的敌人在里面下的毒,差点把大家吓死吗?〕


沈青鸾〔唉,你身为魔族的未来继承人,怎么能这么小肚鸡肠?〕


洛宠秋〔你身为清静峰未来的继承人,就不要天天抄我的作业〕


沈青鸾〔啊嘞,你不再是那个对我好的亲弟了〕


洛宠秋〔我能选择打死你吗?〕


“眉来眼去干嘛呢?准备去”洛冰河再一次被自家师尊因为这俩小兔崽子在场的理由所以不能亲密的感到相当的烦躁,并且黑了脸


沈青鸾〔我觉得他刚刚是想亲爹爹了〕


洛宠秋〔我掐指一算爹是拒绝了〕


沈青鸾〔我感觉我印堂发黑,要不我们俩先跑?〕


洛宠秋也成功的感受到了来自亲爹的视线,于是他们俩很愉快的去收拾东西了


沈清秋无奈地揉了一把洛冰河的头“亲生的?”洛冰河也趁着小兔崽子们终于不在了,立刻坐在了床边楷了把油“又长大了,师尊就少看点他们”沈清秋捏了一把他的脸,也算是给了口糖吃“看你啊”


洛冰河突然凑了过来亲了他一口“师尊总是看别人早知道还不如不生了”


沈清秋听了这话,知道要是缩起苦来,洛冰河不知道要说到什么时候,连忙用一旁的折扇戳了戳洛冰河“起来起来”


毕竟他们现在的一个压着一个的姿势实在是不太端庄,洛冰河心里难免有些不甘心,但又没有办法,只好乖乖坐了起来,陪着自家师尊出去陪两个孩子做任务


洛冰河:好气哦!


来到现场的时候沈青鸾已经开始对付那一只蜘蛛魔了,虽然在沈清秋的心目中,蜘蛛魔一般都是那种上半身貌美女子,下半身就是一只大蜘蛛,起效果其实一个辣眼睛能解释的

但好这一位没有那么辣眼睛表面看起来也是一位貌美女子,就是皮肤白了点头发白了一点,然后冒出的丝还会从手腕上的血管冒出来


有点惊悚,怎么办?


就算如此,这一场比试的视觉效果也是分毫不输于沈清秋当年,不说两个貌美女子本来视觉效果就不差,但漫天的白丝如同水袖一般展开,光是听那破风的声音,就知道白丝是有多么的尖锐,但沈青鸾却是在空中游刃有余的在蜘蛛魔的身上砍下了一道又一道的伤疤,无论对方的速度有多快,好像自己的速度总是比对方快,甚至还有时间可以从容的撩拨头发,每一个回转,都宛如是在舞蹈一般


下面更是一片闹腾有羡慕其实力的,有芳心暗许的…惹的下面的各种名门正派的弟子更是脸红心跳,甚至有不少老前辈已经开始押宝

洛宠秋在下面无奈的说了一句“阿姐,别玩了”


沈青鸾往下看了一眼,下一秒就轻轻巧巧地落在了洛宠秋的身边,蜘蛛魔上一刻还没有反应过来,但下一刻,便立刻魔头分离,在空气中散成了灰烬


众人都沉静了一瞬间


这个谁受的住啊!!


沈清秋看了之后倒是不禁感慨自家女儿这逼格真是遗传的太好了,就是这白切黑绝对是遗传了洛冰河,沈青鸾看着洛冰河正和他人商量解决以后的报酬,悄咪咪的挪到了沈清秋那边“爹,一会儿晚上的时候,我能和弟弟去吃小吃吗?”

沈清秋展开折扇微微低下了头“你弟速度快的话就考虑一下”

沈青鸾得到来自亲爹的考虑一下之后立刻飞给了自家亲弟一个眼神


翻译(四秒以内是你的生存线)


洛宠秋当然知道在小吃面前自家亲姐和亲爹一样是六亲不认的


面对面前的怨灵洛宠秋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走了过去,就在所有人正在猜测他要干什么的时候,几道白光,并从怨灵的身上闪过一秒后便烟消云散


……


这更顶不住啊!!!!










啊,终于写完了,好不容易!其实前半段在上午就已经写完了,但是想想,我实在不想再发一篇了,所以就把那篇删了,然后这一篇就这么填坑了,就已经完结了,然后上午看到了一条评论说想看宫斗



那你去看我以前的吧,现在没有后宫真的写不出来,然后我这里是坚决禁止沙发第一,第二,第三,还有首杀双杀,这种完全没有意义的评论的!因为你们知道吗?看到十条20条评论的时候我是很惊喜很开心的,然后点进来一看,看到这么多,我没有办法回复的评论,我是很伤心的!!很生气的


假如冰妹有后宫番外

夜里洛冰河迷迷糊糊的听到有小孩子的啼哭声,赶忙睁开眼睛就看到沈清秋一脸熟睡的样子,庆幸小家伙还没把自家师尊吵醒

刚想把两个小家伙搬到偏房去(亲爹认证)“怎么了”就听见沈清秋迷迷糊糊的声音传来,洛冰河躺了回去帮沈清秋掖了掖被子“没事,我把他抱到偏房就好了”

沈清秋强打着精神瞪了他一眼把洛宠秋抱到怀里哄了哄

“可能是饿了”

洛冰河立马接收到眼神的信息,立刻乖乖地滚去冲泡羊奶

沈清秋看了眼熟睡着的沈青鸾,小声的低估道“不对啊,这吃的都一样”

洛冰河听到之后浑身一颤,天知道今天下午为了给师尊准备养月子的点心和晚饭,压根儿就没给亲生儿子喂饭,沈青鸾虽然下午也没喂,但是下午抱去给沈清秋看的时候,沈清秋也顺手把晚饭给喂了

“冰河,你下午喂了多少?”

“可能喂少了”

“……”

沈清秋直愣愣的看着洛冰河,看着小兔崽子的心虚样,一看就知道下午压根就没有喂!刚想发火,就想起下午自己面前犹如满汉全席一样的点心和晚饭

算了

沈清秋从后面揉了揉洛冰河的头“下次要喂多点”洛冰河,刚躺下床就突然感觉到嘴唇边刚刚好像有羽毛轻轻扫了一下,借着还没熄灭的烛光,就看见了沈清秋把头埋在枕头里,不小心露出微红的耳尖

洛冰河瞬间呆滞住了,沈清秋悄悄的把头从枕头里抬了一下,看见洛冰河还没有反应过来,立刻转身准备当做刚刚的事情没有发生,手就立刻被拉了过去,唇边小兽一般的撕咬,让他感觉到,如果不是身边的这两个孩子还在洛冰河,真的会把他扒开生吞,然而,很显然,洛冰河并没有感觉到两个孩子的存在,手就已经开始不安分了起来,沈清秋连忙把他推开“冰河,宠秋和青鸾还在!”

洛冰河重新帮沈清秋掖了掖被子,转身抱着两个熟睡的小家伙就要出去

沈清秋突然感觉到不妙“去哪儿?”

突然传出来洛冰河有些赌气的声音“抱他俩去偏房睡”

小兔崽子,你跟你崽子斗气?!!!

“清秋,青鸾和宠秋也该到启蒙的年龄了”“女孩子就应该来我峰上!”“沈师兄,让两孩子来我峰学点医术吧,出门在外,总要防点身”“师尊,幻花的科目多,可以随便选”“沈师兄,最近有很多新的灵剑来,要不要让俩个小兔崽子试试?”

因为两个孩子也长到了四岁,也到了修仙界合法的启蒙年龄所以个个峰的峰主和洛冰河也就坐不住了,昨天洛冰河还特意过去开了一场会,现在倒好商量不出个所以然来,直接用他怀孕时可以通信的符咒来和沈清秋商量

“各位不如先把灵根试了…”

“试过了!青鸾的灵根可是上好的!最是适合来我这全是女孩子的地,又安全”“清秋,来我这做首席弟子吧,往后做掌门也不错”“男孩子就该学点武功” “得了吧?青鸾去你那百战峰和沈清秋去你那百战峰都是坐着看戏”“师尊,孩子还是留一个在身边养着吧”

沈清秋正烦恼着给两个孩子选去哪里比较好,洛宠秋和沈青鸾就先跑了进来,沈清秋看了他们一眼,就立刻把锅甩到他们身上,揉了揉洛宠秋的头“宠秋,你想去哪个叔叔那修行呢”洛宠秋看了一眼宗卷中一堆人期待的眼神

这种题目就跟你喜欢爸爸还是喜欢妈妈多一点,最可怕的是你的爸爸和妈妈都在看着你是一样的道理

爹爹给了我一道送命题怎么办?在线等,急

洛宠秋身为一个经历过世间沧桑的4岁宝宝,遇到这种问题

他果断的

“阿姐比我大,她为什么不先选?”

把问题推给了自家亲姐

沈青鸾理解了一下目前的局势,稍作深思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个绝妙的处理方法“爹爹我去百战峰吧!”

身为被亲生父亲亲生爹爹恋爱虐大和宠大的4岁宝宝一般遇到这种解决不了的绝世难题

果断抛给柳叔叔

“为什么!”“青鸾!百战峰那都是一群男生,不安全”“青鸾啊,来岳叔叔这,以后你就是第一名,要什么都有”“师尊!怎么可以送青鸾去柳清歌那!”“女孩子家家只会打打杀杀怎么可以?还是要学点医术来保身啊!”

虽然那一群人看起来炸成了一锅粥,但是沈清秋很明显的看到柳清歌显眼睛都亮了

也是,自家这个女儿除了他和洛冰河之外,最疼她的就是柳清歌了,什么他和洛冰河出去玩玩,几乎都是柳清歌一个人带的,甚至把自己 的房间都改装成了装满了自家女儿从小到大喜欢的玩具和画本,甚至在学走路的时候,不惜把整个峰的医药费全部拿来,在地上全铺上毛绒地毯,弄得现在整个百战峰都把自家女儿捧上天也是为难柳清歌了,这么说起来自家女儿会选百战峰,好像也是无可厚非的

沈清秋半蹲下来问自己的女儿“为什么去百战峰”

沈青鸾想了一想,回答道“柳叔叔好看”

“父亲也好看!”

“青鸾,我峰的小仙女多的是,还有好多好多衣服呢”

“…青鸾这是你的修行不是去玩儿”

闺女啊!虽然我也觉得柳清歌长得很好看,但是你不能这么说啊,太伤你父亲的自尊了,而且其实你父亲才是公认的好看,虽然好像没有女儿会感觉父亲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

“而且一玄哥哥的饭煮的很好吃”

房间里突然陷入了一阵诡异的静谧,洛宠秋一脸惊异的看着一向精明的阿姐,沈青鸾也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阿姐,你难道是忘记了父亲就是拿厨艺来追的爹爹吗?你这不是明摆着在作死吗?!

洛冰河突然炸了开:“不行!那就更不能去了!百战峰人那么多,青鸾干嘛就吃一个人的饭?!做的好吃,也没有你父亲做的好吃”

就连一直站在一旁的柳清歌也凑了过来,黑着大半张脸,就连手边的乘鸾也因为主人的情绪发出了响声“他什么时候给你做饭了?”

哦豁

完蛋

我写这一篇的时候是后宫的票数更多一点,然后在我发这一篇的时候再去看了一眼,发现白狐和后宫的票数又变的一样了…

那要不我再更一篇白狐的还是再更一篇后宫的番外?

还有一个就是我突然发现沈青鸾和乘鸾,都是一个鸾!真的我刚刚发现啊,我的天,我在网上看视频的时候听到一首歌,里面正好有这两个字青鸾,因为我觉得师尊很配这个青,然后又上网搜了一下他的意思是一种神鸟,是经常和西王母在一起的一种神鸟,赤色就是凤,青色就是鸾!哇,我仿佛发现了一片新大陆

哎,那这么说的话,柳巨巨的乘鸾,那不就是拿人家神鸟交当交通工具吗?

错了错了,再也不皮了

番外选择

你们想看假如冰妹有后宫的番外

还是渣反众猫饲养手册的番外?

或者白狐养成计划的番外?


选一个吧,或者你们有比较好的梗,也可以跟我说,因为我刚刚跟你们说那两个梗我卡壳了…对,卡了,一章都写不出来了(╥ω╥`) 

但是因为时间紧迫,过几天我就要军训了,高中又不知道能更多少


点梗

〔单向式吵架〕

这一篇会分为两篇,第一篇是冰妹单方面和沈老师吵架,第二篇是沈老师单方面和冰妹吵架,至于这个单方面,就好比如说冰妹吃了沈老师的醋,然后沈老师还不知道最后误会肯定是没有解开的,但是这个醋肯定也是盖过去了的

哎呀,怎么解释呢?总之就是我想看冰妹超级细腻的少女心奶萌奶萌的吃醋 把自己气到之后又被暖暖的甜回来,还有沈老师完全不自知的因为生气气压低


还有一个就是魔王沈×人类冰,前期是超级害怕别人丢下他的碎碎冰+软萌奶冰+心机奶冰,也会有少量尚漠和冰九的存在,都是全部反转的,是魔族贵族尚x人类漠,魔王九×人类冰,沈老师前期是超a的存在!因为沈老师在我心目中其实一直都超a超温柔的,总之就还是沙雕甜文走向,至于剧情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所以不要再说快点更新了,我好想看接下来的内容


我也不知道接下来的内容啊!




后来你们选一个吧,或者说你们有其他的梗也可以说,比如说什么女装…虽然我觉得你们应该懒得说,所以你们还是选吧,或者有想说的也可以


不要让我开车哈!

lof爸爸得罪不起